手机版 - 网站地图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会 > 正文

徐忠:金融体系的风险很大程度也是实体经济风

编辑:admin 时间:2019-04-08


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徐忠

“改革开放40年的经验表明,越是开放的领域,竞争力越强;越是不开放的领域,越容易落后,越容易积累风险。”

这是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徐忠于8月11日在第二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作出的总结。

关于业内关心的金融开放与金融风险的关系,徐忠强调,金融对外开放的风险不仅在于金融行业本身,而且与国内其他领域的改革密切相关。金融是实体经济的镜像,金融体系的风险很大程度也是实体经济风险的具体反映。国内实体部门的扭曲(如预算软约束、刚性兑付)会导致资金的大进大出,进一步放大金融对外开放风险。因此,在推进金融对外开放、深化金融改革的同时,必须大力推进国有企业、中央地方财税体系等其他领域深层次改革,只有真正消除实体经济扭曲,将实体经济做强,才能真正化解金融改革开放进程中的风险。

徐忠分析称,金融对外开放并不是以大门紧闭完全相对的门户洞开,而是根据本国金融发展的实际情况逐步对外开放。有别于理论上的“角点解”,中国采取了资本项目有限开放、汇率有管理浮动和一定程度的自主货币政策的“中间解”安排,有效实现了金融稳定、市场发展和经济增长等目标。实际上,汇率完全清洁浮动的“角点解”安排是金融对外开放的最终目标,而实现“角点解”的过程需要连续的“中间解”安排,两者本质上是目标和手段的区别。当然,在政策实践中,也存在着“大爆炸”和“渐进式”两种改革策略,但显然,一个连续的渐进式的金融开放路径更符合中国的实际。而要实现高质量的经济发展,最重要的是全要素生产率,即外来直接投资(FDI)和民间投资,而与其相关的投资者信心和稳定的预期格外关键。

演讲最后,徐忠也对最近的“央财之争”作出了澄清。他表示,希望上述讨论更多地停留在学术层面,媒体不要将之引向错误的方向。

“中国的很多改革是需要一个公开、透明的讨论的。只有这样一种讨论环境,才有利于国家制定正确的政策,才有利于国家把改革往更深的层次上去推进。”徐忠认为,非常有必要建立一个针对改革开放的更加公开、心平气和的学术讨论氛围。

以下为演讲全文

改革开放40年的经验表明,越是开放的领域,竞争力越强;越是不开放的领域,越容易落后,越容易积累风险。党的十九大报告、习总书记博鳌论坛的讲话和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都对金融扩大开放提出了明确要求。当然,目前国内对于如何促进金融开放仍然有着不同的看法,我对金融开放有以下几点认识。

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,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,这一转型是在经济金融全球化、开放程度不断扩大的背景下发生的。国际竞争本质上是制度的竞争,由于资本和劳动力的流动性大幅提高,体制机制更完善的国家可以更好地吸引资本和人才,实现生产要素的集聚,把握竞争优势。目前,世界各国都在推动货币政策正常化和经济结构改革。实际上,谁改革的步子走得更快、更坚定、更扎实,制度就更有竞争力,谁就能在未来的国际竞争格局中脱颖而出。

简单来说,实现高质量的经济发展,我认为主要看全要素生产率,看FDI和民间投资,而信心和稳定的预期格外关键。也就是说,我们要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造出一个有信心和稳定预期的环境。金融对外开放的风险不仅在于金融行业本身,而且与国内其它领域的改革密切相关。金融是实体经济的镜像,金融体系的风险很大程度也是实体经济风险的具体反映。国内实体部门的扭曲(如预算软约束、刚性兑付)会导致资金的大进大出,进一步放大金融对外开放风险。因此,我们在推进金融对外开放、深化金融改革的同时,必须大力推进国有企业、中央地方财税体系等其他领域深层次改革,只有真正消除实体经济扭曲,将实体经济做强,才能真正化解金融改革开放进程中的风险。

应当清楚的一点是,金融对外开放并不是以大门紧闭完全相对的门户洞开,而是根据本国金融发展的实际情况逐步对外开放。有别于理论上的“角点解”,中国采取了资本项目有限开放、汇率有管理浮动和一定程度的自主货币政策的“中间解”安排,有效实现了金融稳定、市场发展和经济增长等目标。实际上,汇率完全清洁浮动的“角点解”安排是金融对外开放的最终目标,而实现“角点解”的过程需要连续的“中间解”安排,两者本质上是目标和手段的区别。当然,在政策实践中,也存在着“大爆炸”和“渐进式”两种改革策略,显然一个连续的渐进式的金融开放路径更符合中国的实际。我认为,余永定老师的诸多观点实际上跟中国人民银行的观点是一致的。

热门文章

网站地图 | 热门标签

Copyright © 2018 东方模型店 All Rights Reserved.

免责声明: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,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!联系邮箱:ceocmd@126.com

Top